泗水

不定期更新,要消失一段时间,一定会回来的。

【黄叶】妖刀黄少

#如果一定要贴标签的话,一定是【活泼炸毛攻×温柔毒舌受】    (面壁ing)
#被少天大大萌得满脸血
#渣文笔QwQ给大家比心

——————————
荣耀王国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预言:
“沉默千年的妖刀啊,会被沉着而智慧的勇者找到……”
叶修冷静地看着插在巨石上的刀。就和预言里说的一样,一臂长,柄首无纹饰,露出的一截刀刃寒光四溢。
这刀风吹雨打这么多年都没锈,可见确实是宝贝。
叶修伸手握住刀柄,猛地发力向上一提。然后由于拔得太轻易,猝不及防之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哎呦喂。叶修龇牙。老疼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出来了!老魏关了我几百年,想不到我还是出来了吧哈哈哈。哎对了勇者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黄少天,今后我们就是同伴了啊,先说好我可不允许我的持有者还用其他武器啊bala bala ……”
叶修面无表情看着手里的刀。
我要是老魏我也把你封个几百年。
哪个预言家说的沉默的妖刀,我今天就去跟他好、好、谈、谈。
远在神殿的祭祀张新杰大人突然打了个喷嚏。
叶修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顺手把妖刀又插了回去。
这一定是把假刀。
“我靠,不带这样的!居然有人看到了绝世宝刀都不要还放回去,你对得起你的良心吗你对得起对得起吗,还不快恭恭敬敬地把我请出来,喂喂喂,那个人说你呢说你呢说你呢!”
妖刀黄少天眼看着叶修越走越远,这才慌了神。“唉唉唉?真走啊?别啊别啊我才刚出来你就不想要一把绝世神兵吗真的真的不想要吗?别走啊有话好好说!”
叶修头也没回。
“得了我你是有好处的!”
“什么好处?”叶修一个闪现笑眯眯地看着插在石头上的刀。
黄少天沉默一会儿,感觉自己要上贼船。“金银珠宝你要哪些?”
“不稀罕。”叶修撇撇嘴,作势要走。
“这你不要那要什么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你错过了荣华富贵的好时机别人想要还要不来呢。总不可能想要去屠龙吧,虽说我确实是知道一些啦……”
“成交。”叶修笑眯眯地把妖刀拔出来。
黄少天: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

2
“看剑!三段斩弧光闪银光落刃!”
叶修看着又一个输在妖刀下的人陷入了沉思。这是第十一个因为黄少天喊招和他攻击不一样来不及回防而出局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妖刀真是意外的好用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果然还是无敌的来啊来啊来啊一起上吧一起上看我把你们都斩落刀下。”
叶修扫了一眼四周投过来的不善的目光,叹了口气。
就是不要那么多话就好了。
话说一把刀报的都是剑招是个什么意思?
黄少天:……才不会告诉你,当初老魏在铸剑的时候打了个盹,剑没铸成干脆改成了刀呢……想想就好气哦。
妖刀黄少天的梦想是成为一把剑。
嗯,没毛病。

3
叶修正在打擂台。只有最终守擂成功的人才有挑战巨龙的资格。
为什么呢?
传说太过迷人,勇者们纷纷去骚扰巨龙,一言不和就开打。巨龙很强是不错啊,但耐不住人多,几百年下去,龙口锐减,就连繁殖都差点断了。
龙族族长一看就炸了,冲到皇宫对着国王噼里啪啦一顿骂。大意是,你们要挑战可以,每次只能一个人,咱们点到为止,不然龙族拍拍屁股走人,你们就给后代讲传说吧。国王给骂懵了,想想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啊,二话不说定了契约签了字。
自此以后,想打架的先守擂。选出勇者后,双方会先交个底,确定勇者要挑战的对象。之后勇者自行寻找巨龙,全程自费,没有地图,找不找得到还全凭运气。
据说已经有三位杀出重围的勇士因为找不到巨龙巢穴灰溜溜地回来了。
这就是叶修找妖刀的原因之一。

4
“勇者叶修需要挑战的对象是——”国王把一张纸交给侍从,侍从再转交给叶修。
“我亲爱的勇士啊,你将获得全国的祝福,你将获得无上的荣光。”国王面无表情地对着稿纸念完了,示意身边的祭祀上前为勇士赐福。
祭祀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一脸“好烦啊我还有事你可以滚了”的表情看着叶修,然后死气沉沉地吐出几个字,“活着回来。”
这是在咒人吧!
叶修满头黑线。他伸手按了按别在腰间的刀,抚平黄少天的暴躁,再简单地行了个骑士礼。
就这样,叶修带上国王的一点赏赐,踏上了寻龙之旅。

5
“啊啊啊啊啊啊叶修我跟你说过了,不要用我去处理那些东西!不要让我沾上那些野兽的血!弄得浑身都粘糊糊的脏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哦。”叶修冷漠的看着沾血即落,刀刃一尘不染的妖刀,顺手破开一条鱼,“少天你不让我带其他的武器,我怎么处理这些东西?手撕吗?”
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黄少天郁闷。
“可是老叶啊你想想,你用我随随便便去杀野兽我就不说什么了,但是你总不能拿我去砍树,还削出了碗筷子勺子叉什么的,这就太浪费我妖刀的能力了啊!”
“锋利,好使,不浪费。”叶修说话间,又削了根棍子叉鱼上火烤。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却被叶修下一句话给噎了回去。
“不是说妖刀可以化型吗,你化个看看?”叶修冷不防冒出一句。
“你从哪听说的啊……虽然是有这么回事,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说化就化的吧!好歹我还是妖刀呢,怎么搞得跟哪个角落随便捡来的一样……”
叶修正用一种“难道不是吗”的眼神看着他。当初找到妖刀的时候,还真是叶修一时兴起,往村后小土丘上走了走,看到角落里叶子堆得有点多,随手扒了扒,这一扒就扒出一个传送阵。传进去就看到孤零零一块大石头上插着把刀。
“……”黄少天磨牙。
“有什么条件吧。”叶修敲了敲妖刀柄首。
“喂,别敲我脑袋!当然有条件,我可是妖刀啊!醒刀都是用血的你不会不知道吧,不知道就别瞎说话啊,我说不定心情好就化了呢。”
“一路上没少拿你浸血,没见什么变化。”
黄少天炸了毛。“我靠!叶修我们有仇吧!难怪你一路上没少把我往血里放,弄得浑身上下粘糊糊的,原来就是想醒刀啊!你不早说,我要的是契约者的血,不是这随随便便一只野兽的血!”我要换个契约者!
叶修微微笑了笑,“要我的血啊?”
黄少天发出一声冷哼。
“划手什么的挺疼,算了吧。”
黄少天听到了理智碎裂的声音。

5
叶修收了一只名叫包子的狮鹫当坐骑。
之后的行程就从:打怪、吃饭、睡觉
变成了:骑包子、打怪、吃饭、睡觉。
黄少天对此很不满意。堂堂妖刀居然被一只狮鹫分去了契约者的注意力简直不能忍!于是开启了每日碎碎念。
叶修被黄少天念到没脾气,顺手把包子交给了偶遇的商人陈果。
黄少天十分欣慰。

6
位于极东之地的深渊巨谷中,巨龙张开双翼掀起飓风,绞杀一切入侵的生灵者。
以上是传说中的。

叶修面无表情看着趴在一堆花花草草中好眠的龙,伸手弹了下妖刀柄首。
“哎呦老叶我说你是不是三天不打上床揭瓦,有本事让我化型没本事就别打我脑袋很痛的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这就是巨龙?”
“不然你以为呢?巨龙又不是都喜欢呆在黑不窿咚的地方等着生蛋,巨龙也要跟时代潮流也要谈恋爱的好吗好吗好吗,我说老叶你是不是从没有谈过……哎呦!”
黄少天又被弹了一下。
行,我闭嘴。
巨龙被吵醒了,睁眼看着面前的人,张大嘴。
叶修:哎这是要喷火了吧。
叶修果断一个风骚的走位绕到了巨龙身侧。
就听见“嘭”的一声,从天而降的一堆花把叶修埋了个彻底。
叶修:……
黄少天:呦,你不让我说话的。
听说龙族有个会喷花的异类,叫张佳乐。
“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笑得打跌,嘴里呼出的气吹散了花堆。突然寒光一闪,一把刀斜挑过来,然后转了个弯,撬下来一枚鳞片。
还是脖子上的。
叶修笑着冲巨龙打了个招呼,“呦,乐乐。”
张佳乐:……
“叶修!你敢拔我鳞片!还有,叫谁乐乐呢!”
他有什么不敢的哦。黄少天心想。
“错了,不是拔,是撬。”叶修笑得无辜。
张佳乐毫不犹豫露出一口好牙。

“喂喂喂我说老叶啊,你要找的是哪个啊?这不就是了吗?快开打来个速战速决吧!pkpkpkpkpk!”黄少天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
叶修看向张佳乐,“乐乐,叫老韩出来吧。”
“我靠!”黄少天忍不住爆了粗口。韩文清他还是知道的,光化型后那张脸足以吓退不少人,更何况人家能打。
乖乖,挑这龙咱得玩命啊。
“啊?你挑他?”张佳乐上下扫视叶修一番,“别被打得抱头悔过啊。”
叶修微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鳞片。
张佳乐:……我是龙不乱咬人,我忍。
张佳乐扑扇着翅膀不知道往哪儿飞去了。

7
“少天,”叶修对着手中的妖刀笑了笑。
“干、干嘛?”黄少天有种不好的预感。
叶修手一转,刀刃在指尖划过,硬挤出一滴血抹在妖刀上。
“等等!”黄少天大吼一声。
只见妖刀悬在半空,突然光芒大作。
叶修:哎呦瞎了眼。
“噗”的一声,从中显出个人来。不过因为角度没对好,生生跌进了叶修怀里,一起摔倒在地。
“呦,黄少天小朋友。”叶修咧嘴,撸了一把怀里人的脑袋。
“……”
因为醒刀的血不够,黄少天只来得及化成七八岁的模样。被叶修这么一调戏,顿时涨红了脸。
小黄少天愤怒地一口咬在叶修手腕上,又抽了一口血,身形逐渐拉长。因为契约的关系并不会伤害到叶修,也就是说一点也不疼。
叶修皱着脸作出一副苦相,对着黄少天晃手,“狗啊你,疼死了啊。”
黄少天总算恢复了正常体型,整个人足以把叶修罩在身下。他下意识舔了舔自己咬过的地方。嗯,有股香味。“老叶你还好意思说!挤出那么一点血就让我化型,差点都回不了正常身高了啊!疼什么疼,根本就不会疼好吗!”
“不也没我高吗?”叶修全然不觉得两人姿势有什么不对,反倒是盯着黄少天的虎牙看,觉得不够又伸手按了按。
感觉……有点小可爱。
黄少天露出虎牙,伸手按住了叶修的爪子。
“你再说一遍。”
叶修的直觉告诉他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

远处带着韩文清飞过来的张佳乐不可思议地看着两人,并用小短爪捂住了眼睛。
哦我真的不知道这两人是这种关系。
韩文清:废话什么,直接打!

8
叶修和韩文清的打斗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山谷简直惨不忍睹。
叶修数次制服韩文清未果,立刻反手把妖刀甩了出去,自己暗搓搓地跑到一边抓时机。
“去吧!黄少天!”
“唉唉唉唉唉唉?!”黄少天瞬间出现,手中握着的正是他的本体妖刀。
“叶修你要点脸啊!两人打一个算什么啊?”一旁观战的张佳乐出声。
“不,”叶修蹿到韩文清背后,猛地一个翻身踩上,“那个不是人。”
韩文清正好一尾巴甩向黄少天,却没想到从黄少天身体中穿过去了。
不是人的黄少天:……不就是只有契约者能碰到妖刀化型实体吗,有什么好骄傲的!从没有人直接就把刀丢出去让他自己打的好吧!!
韩文清因为这一变故身形稍滞,黄少天立刻欺身而上,手中妖刀连动,唰唰几下封死了他的移动空间。叶修和黄少天的默契全靠一路打怪练出来的,此时一个小爆发,完美的接上了黄少天的招数。韩文清显现出几分劣势来。高手间的交锋,胜利的天平一倾斜,败势就不可避免。

“赢了。”
叶修直接往草地上一瘫。他身上挂了彩,掌心还有一道被龙鳞划出来的伤口在往外渗血。黄少天也被高强度的战斗累得够呛,躺在了叶修旁边。
叶修把受伤的手在黄少天眼前晃了晃,一脸得瑟,“看到没,这才是勇士的证明。”
黄少天被晃得眼晕,干脆拎住这手,顺势舔了舔,“行了吧,给你用唾沫治疗一下。”
叶修笑着糊了他一巴掌。
“我说老叶啊,你怎么会想到挑战韩文清,我天,我身为妖刀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个目标,可真累坏了。哎,老叶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就没什么要报答我的啊?”
“行,改天给你回炉重塑一下。”
“你还会铸剑?”
“别小瞧哥啊。”
“那我要成为一把剑!独一无二的那种!”
“好好好,都依你。”
叶修又顺手撸了一把黄少天的脑袋。

9
王国里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是叶修打败了龙族最强者韩文清,光荣回归。二是叶修把妖刀回炉重造了,弄出了一把剑。
等国王风风火火办了个庆功宴,一回头这才发现人家叶修不见了。
而叶修呢,正窝在自己的小房子里跟正是升级为剑的黄少天摸浑打岔呢。
“喂老叶啊,你铸剑铸的不好看我就不说你了啊,起码得有个剑形吧?这就算了,你干嘛还在我脑袋上刻上你的名字啊?”
叶修摩挲着藏在冰雨柄首的两个小字,冲着面前的人微微一笑,“因为你是我的啊。以前不是,但以后都会是。”
“什、什么啊。”黄少天脸色爆红,愤愤地一把把人扯进怀里,揉乱了叶修的头发,“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不会走了哦,一直会缠着你的听见没?”
叶修顺势牵住黄少天的手,眼里满是光芒。

“我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赶你走呢,我的剑圣大大。”

【all叶】这破联盟吃枣药丸

#强行生贺QwQ
#旧梗,但依然很有爱
#时间设定在世邀赛结束后,叶修偶尔到兴欣借住。正好赶上生日,又是比赛间期,联盟众人都有小假。
#放飞自我的ooc

—————————
1
联盟自从世邀赛夺冠后,就接了许多乱七八糟的单。嗯,还弄出了一些奇怪的“试验品”。
苏沐橙看着手中这一小瓶淡蓝色液体——据说是喝下去可以变成你心中人喜欢的模样两小时的神奇药水,忍不住捂脸。
据说是还未推广先给联盟内部每人配备了一瓶,当作福利什么的。
苏沐橙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这破联盟迟早要完。

2
叶修是在生日前一晚到的,因为有点晕机,很早就睡下了。兴欣众人只得在第二天早上蹲房门口。
“今天老叶生日啊,”方锐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怎么搞?”
“不早就商量好了吗?”魏琛看着扒门缝的方锐,不屑地撇嘴,“哎我说,你送什么呢?”说完就伸手准备抢。
“唉唉唉,给老叶的你抢什么?”方锐立马护崽。
“喂,你们两个!小声点。”陈果在一旁低吼了一句。
“我说叶修也该起来了吧。”
“要不你去看看?”魏琛摸了一支烟。
“要去你去!”方锐扭头,谁不知道叶修睡不好会低气压啊,少不了又要加训练,“没安好心。”
“我去我去,我来叫老大。”包子突然兴奋起来。
只见他轻手轻脚挪到门前,然后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往里望了望。还没等其他人问,包子又回头对他们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众人只得把问题又憋了回去。
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包子一沉身,猛地推开门,一个虎跃,就朝叶修床上扑了过去。
魏琛/方锐:……我靠!
“老大生日快乐!”果不其然,包子抱着叶修就床一个滚,把人托在自己身上,满脸兴奋,就差写着“求表扬”三个字了。
“……”叶修一脸状况外,眼睛都还没睁开,冷不防一下,身体先做出了行动。他伸手揉了揉包子的脑袋,喃喃一声,“乖,别闹。”
叶修:……等等我在干什么……下意识以为是大型犬什么的……
魏琛:老叶这反应不对啊!
包子当即松手,兴奋地把人搂到自己怀里,说了一句,“老大你继续睡,我来陪你。”
方锐:当初是怎么会认为包子很天真的,明明一黑心馒头!

3
等把俩人撕开,已经是五分钟后。包子被方锐莫凡等人拖到一角胖揍,其他人纷纷被赶到门外等着。
等叶修洗漱好,方锐连忙拿着自己的礼物凑上来。“老叶,来来来,打开看看。”
“什么东西啊?”叶修接过袋子,“嚯,还是热的?”
袋子里装的是六个小笼包。
“哎,是早饭吧?点心大大你改性子了啊?总算知道孝敬孝敬老人家了。”叶修极其欣慰地点头,叼了一个在嘴里。
“才一袋包子啊?”魏琛冲方锐挤眉弄眼。
“我可是一大早到楼底那家店排队等来的啊,”方锐瞪了回去,“你是不知道有多难排队。”
“那家?”叶修晃了晃脑袋。方锐说的那家店他是知道的,以前在嘉世的时候就馋着,没想到现在还能吃上。
“谢谢啊。”叶修冲方锐笑笑,包子塞在嘴里使脸上鼓起了一小块儿,活像是一只仓鼠。
方锐:怎么办,好想戳……
“要真想谢谢我就以身相许呗。”
“我的身价就一袋包子啊?”叶修促狭地眨眼。
“嫁我以后天天给你买包子!”
“美不死你啊,那得吃吐。”

等叶修走出房间,就看到客间里坐着三位大神。“呦,今天是什么风把几位吹来了啊?还是蓝雨微草准备借兴欣场子打一架?”叶修因为嘴里嚼着东西,吐词含糊不清。
“喂喂喂,我说老叶啊,你不会是现在才起来吧,你这样要是在我们蓝雨早就被罚——”
“吃秋葵?”叶修终于把包子咽下了,打断了黄少天的话,成功使他闭了嘴。
一旁喻文州微笑着看向叶修,“我和少天是来祝贺前辈的。”
叶修眯着眼,想了一会儿,“祝贺什么?祝贺我结婚?”
喻文州表情瞬间转冷,就连黄少天一脸错愕。
“你结婚了?”一旁坐着的王杰希忍不住开口。
“开玩笑呗,我还真想不到你们大清早跑来兴欣能祝贺我什么……难不成是来窥探兴欣战队机密?”
“去去去,你们兴欣谁稀罕啊,老叶你大清早还没睡醒吧!要点脸,要点脸啊。”黄少天立刻松了一口气。开玩笑,吓得心脏都差点跳不动了啊。
“我们是来给前辈贺生的。”喻文州一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哦,我生日啊~”叶修颇为认同地点头,然后微笑着向他们伸出手。
“干、干什么啊。”黄少天一脸警惕。
“礼物啊。”叶修笑得理所当然。
黄少天:……
“这个给你,”王杰希把放在茶几上的盒子推了过去,“晚上再看。”
叶修好奇的盯着那个绿色的盒子片刻,“大眼儿,你不会送我一顶帽子吧……”
王杰希:……呵呵。
方锐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吃完出去逛逛,我们前几天就商量好,让你好好出去溜达溜达。”
还没等叶修回答呢,陈果从外面探头,“现在还走不开,刚刚轮回那边来电话了,说是飞机晚了点,要等下到。”
方锐:早知道就直接把叶修拖出去了,情敌这么多,心好累。
“轮回?这一个两个闲的没事做都来兴欣凑热闹?”叶修好奇,“想不到哥的魅力有这么大啊。”
那可不是,联盟情敌遍地走呦。

3
磨磨唧唧总算等人来齐了,苏沐橙在一旁点了点数。嗯,蓝雨两个,轮回两个,微草一个。不对啊,霸图还差啊?
望着自己一房间的礼物,叶修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其实我说,你们要是送十件八件银武,我会更开心一点。”
众人:做梦在呢?
黄少天走向叶修,正准备勾上叶修肩膀,跟他商量个事,就听见“噗”的一声,地上多了一只金钱豹。
众人:?!
黄少天:?!
叶修正端着一杯水喝呢,差点噎着。
喻文州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猛地站起身。只听见接二连三地“噗噗”声,房间内站着的就只剩下了叶修一人。
叶修瞪大了眼睛,看着一屋子的毛绒动物,手一抖,一杯水全泼在了身上。紧接着环顾四周眯起眼,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包子拿着一个小瓶子走了进来,“老大,联盟发的这个东西你有吗?我才喝不久,感觉还挺好喝的哎。老大你——”话音未落,包子一下子变成了一只大金毛。
包子:???
金钱豹黄少天最先反应过来,冲着叶修就是一个猛扑。不料包子的本能让他先扑了出去,和空中的黄少天来了个碰撞,然后两只都弹到了一边。布偶猫周泽楷悄无声息地跃上桌子,然后一个小跳扑到了叶修怀中,舔了舔他的锁骨。
黄少天:我靠,想不到周泽楷你也是个黑心的!你给我下来下来下来,我们来打一架!
周泽楷猫得意地“喵”了声,把小脑袋埋到了叶修怀里。
“小周?”叶修嘴角挑起,开始给怀里的布偶猫顺毛,脸上写着大大的满足。
喻文州在接受了自己变成一只红皮狐狸后,跳到了叶修旁边的矮柜上,对着叶修甩了甩自己那条蓬松的毛绒绒的大尾巴,又抖了抖耳朵。
“文、文州……”叶修感觉自己控制不住伸向狐狸尾巴的手。好想撸一把!
叶修怀里的周泽楷猫冲着狐狸喻文州龇牙,发出了恐吓的低吼。红狐狸咧嘴,继续摇晃着大尾巴。
变成雪鸮的王杰希凭着空中优势,占据了叶修的肩头,并把脑袋贴着叶修的脸。
黄少天豹屡次试图扑倒叶修,都被金毛包子成功拦截。
黄少天:你干嘛跟我怼上了??老叶都被他们抢走了啊!!
永远都不在正常思路上的包子:嗷嗷,老大只有我能扑!
叶修幸福地被淹没在一堆毛绒绒里。
哦不,还有两个状况外的。
变成仓鼠的方锐围着房间四处逃窜。
方锐:卧槽孙翔你能不能别追我了我现在是小仓鼠这种特别脆弱的动物啊啊啊啊啊!
变成哈士奇的孙翔吐着舌头跟在仓鼠屁股后面追。
孙翔:什么?你说什么在我没听清?哎你别跑啊等等我,我就想滚滚你玩。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方锐:……要死……
嗯,大概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典型。

4
其实叶修有个小嗜好。
就是喜欢毛绒绒的东西。

5
苏沐橙微笑着看向刚来的客人。
张佳乐怀里抱着一只兔子,肩膀上还站着一只松鼠。
“呃,那什么,叶修在吧?”张佳乐开口,嘴角略抽搐。
苏沐橙露出一个我都懂的笑容,指了指客房,“都在里面玩儿呢。”
“……玩儿?”张佳乐一头雾水地推开了房门。

只见柜子顶上瘫着一只仓鼠,底下蹲着一只哈士奇在疯狂地摇尾巴。
叶修半蹲在房间中央,怀里一只红狐狸,半个脸被它的尾巴盖住,脑袋上窝着一只布偶猫,正伸着爪子挠狐狸尾巴,肩膀上还站着一只雪鸮,拧着脖子准备啄身后金钱豹搭在叶修肩膀上的爪子。
远处一只金毛蓄势待发。
张佳乐吓得护住了怀里的兔子。
果不其然,金毛猛地一扑,一阵鸡飞狗跳。叶修再一次被毛绒绒的动物淹没。
等把人扒出来,把所有动物分开后,张佳乐才解释了一下来晚的原因。
简单来说,就是他和张新杰韩文清出门的时候,突然两人变成了小动物,吓得他到处解救方法,后来看到苏沐橙发的消息才赶来。
至于张佳乐为什么没有变嘛。
他拿到药水后顺手就给倒花盆里了。
嗯,顺手。

6
大家一致看向了张佳乐脑袋顶上的松鼠。
叶修试探着问了一句,“老韩?”
松鼠小爪子一扬,把松子砸了出去,给叶修加了个buff。
突然死一般的寂静。
张佳乐抖着手捧出那只黑毛兔子。
兔子动了动小鼻子,面无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你也有今天!”叶修突然爆笑出声,还伸手戳向兔子小鼻子。
“哎呦!老韩,快松口快松口,疼疼疼!老韩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松口啊松口啊。”
面对叶修的笑声,身为兔子的韩文清毫不犹豫地就是一口。继承了他一往如前气势还死不松口。
叶修:……好疼。
黄少天/孙翔:妈呀好吓人!还是我队长好……

6
等众人恢复正常已经是两小时后。
孙翔:我、我才没有追着仓鼠玩!
方锐:老子从没有感到这么心累过。
包子:老大老大,我们继续扑!
黄少天:真的搞不懂包子在想什么,本剑圣现在不想说话。
喻文州:刚刚让你摸了尾巴,现在该换回来了吧?
王杰希:我是天空的王,请做我的王后。
周泽楷:挨着前辈,开心。
叶修扯着被揉皱的衣服,脸上露出温柔的笑。

苏沐橙推门进来了。
“刚才联盟又送来了一瓶药水,说是能把人变成喜欢你的人心中的模样的神奇药水。”说完便把一瓶淡粉色药水塞到了叶修手里,转身就走,还贴心地顺手关上了门。
“你们都看着哥干嘛?”叶修暴露在众人目光下,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不会是要哥喝这玩意儿吧?”
“老叶……”黄少天一脸怨念,“你看我们都被联盟坑得这么惨,这么惨啊,你好歹也要参与一下吧?”
“乐乐不也没喝吗?”
“啊?”,张佳乐还沉浸在“我为什么没有喝”和“幸好我没喝”的纠结心理中。
“喝。”韩文清虎着脸只说了一个字。
“好好好,真是亏大了。”叶修迫于黑恶势力,拿起小瓶子一口闷,喝完还咂了咂嘴。
黄少天:男友衬衫!
喻文州:半兽化!
王杰希:女仆装!
张新杰:不穿。
方锐:色气撩人!
孙翔:啊?
半分钟过去了,众人眼睛都瞪酸了。
“没变化?”
“是不是假药?”
“过期了。”
“我才没有很期待呢!”
“我说,叶修啊,你有什么感觉?”张佳乐忍不住开口问。
“说实话……”叶修故意拖长尾音,“有点撑。”
“我靠……”众人齐声。

7
为什么没有变化呢?

——因为我们所喜欢的,本来就是叶修啊。

END

———————————
#表白叶神
#说实话我也不想拖这么长的QwQ……字数一飙4000+什么的,真的控制不住QwQ
#超期待亲们的小心心(求鼓励嘤嘤嘤)

【all叶】荣耀王朝(1-7)

#all叶伪宫廷文,先来兴欣叶//////
#没有皇帝或者皇帝遛狗系列,也可以说是系列
#脑洞就像脱缰野马,拉不回ooc 放飞自我的日常
#表在意违和感max

————————
1
叶修一觉醒来,躺在床上恍惚了好一会儿。king size的大床,淡金色的床帘,还有房间里异常清淡的龙涎香。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才怪了!
这宫廷剧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啊!
叶修摸着身上穿的纯白里衫,陷入了沉思。
一定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对。

2
在换着姿势醒来发现仍然是king size大床后,叶修淡定的接受了穿越这一事实。
穿就穿了吧,昨晚抢boss好累,哥要继续睡会儿。
“娘娘起了吗?”
外边传来一声询问。
叶修哼了一声,突然脑门一麻,就看到一双手掀开了床帘。
哎,我说这声音怎么这么熟呢?
老魏啊!
叶修看着笑得一脸和善的魏琛再次陷入沉思。
一定是我还没睡醒。

3
在和魏琛进行一番深入交流之后,叶修总算明白了这是个什么情形。
简单来说,他的身份是贵妃,进宫十载无所出,所幸娘家争气,地位仍然只高不低。哎呀,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与他并称贵妃的还有三人。封号各有风采,不提也罢。三人分别是,喻德妃,王淑妃,周贤妃。
叶修: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魏琛:就是你想的那样,别垂死挣扎了。
叶修:呵呵。
现在就算是说冯主席做皇帝我都不会惊讶了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叶修真相了。

没等两人更深入交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来人一袭桃红长衫,手中提着一个双层红漆食盒。“呦,老叶啊,听说你失忆了,来来来吃点我给你做的小点心。”
就算你穿得再好看也不能摆脱你个性猥琐的事实。叶修扫了被打开的食盒一眼,这眼睛就粘在里边精致的糕点上了。
“呦呵,我说方夫人啊。我还没走呢,你又从哪儿听到叶修失忆了啊?该不会是蹲墙角了吧?”
“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一旁在偷吃的叶修刚舀了一勺汤送到嘴里,听见“方夫人”三个字就被呛住了,猛咳了起来。
“咳咳咳,哎呦。咳咳,方方方,方夫人。”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哎~”方锐应得特别欢,伸手轻轻拍了拍叶修的背,等他气顺了,才又开口,“我知道我十分迷人,可是你也不用急着叫我咳成这样吧。”
“节操呢?”魏琛插话。
方锐撇嘴,有这东西吗?
叶修缓过气来,抹了把脸,克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哎,我说点心大大,这夫人的称号还真适合你。”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方锐拍了拍胸脯,颇为自豪。话毕,又忍不住扫了叶修一眼,此时的叶修因为刚剧烈咳嗽过,面上仍带着一抹薄红,眼角几点水光却是呛出来的,眼中含笑,倒是多了几分俏皮气息。
嗯……以前怎么没觉得叶修这么好看……
不得不说叶修真是魅力无边却毫无自知之明啊。
“少来了吧。”魏琛翻白眼。

4
茶足饭饱,叶修提出要在自己宫殿内转转。
期间见到了负责修修剪剪的安文逸安昭仪一枚,负责财务收支的罗辑罗淑仪一枚,因为做了错事被关了小黑屋降了位的包荣兴包昭容一只。
“包子怎么了?”
“他啊,昨天打碎了细颈琉璃瓶一对,掐丝法郎碗一只,还有……”
方锐看到叶修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连忙接了一句,“所有损失都要算在我们宫里。”
叶修最终还是闭嘴了。
听上去就特、别、贵!
“他是怎么打碎的?”有点儿小不甘心,叶修又添了一句。
“昨天老魏干了件极为败坏的事情,我们揍他的时候包子一激动脱手了。别问我什么事我不会告诉你的。”当然是吃你豆腐啊!方锐猥琐笑笑。
叶修的直觉让他避开了这个话题,看向了面前的厨房。嗯,私人小灶,东西应有尽有。
“嗷!老大你终于来看我了!”还没进入,就先闻声。只见厨房里蹿出一只疑似大型犬科动物的身影。
被抱了满怀还踉跄一下的叶修向一旁的方锐投去了无辜的眼神。这就是你说的小黑屋?
方锐迅速把包子从叶修身上撕下,同时羞涩一笑。我也想知道。
叶修:……

5
一阵鸡飞狗跳后,总算叫齐了人,叶修打算来开个短会。
望着满室的“莺莺燕燕”,叶修嘴里的话打了个转又咽了下去。
“咳,那什么,首先哥不希望再听到你们再叫哥一些奇怪的称呼啊。”
“是——”整齐划一的应答。
方锐冲魏琛眨眼,魏琛笑着虎了包子一巴掌,包子正拿着一块糕点吃呢,猝不及防吃了一脸。罗辑忙着找手巾,安文逸已经拿茶水灌上了。总的来看,兴欣向荣。
——个鬼啊!
叶修忧伤地叼着糖棍,忍不住反省:
都怪我治下不严。

6
最终商谈只得作罢,叶修自己开始找史书了解情况。在魏琛一脸“我天叶修开始读书了这世界怎么了”的纠结表情中,叶修从床底抽出了一本书。
——《荣耀全史》
烫金大字,包装极为精致华丽。
右下角还有一行银色小楷——荣耀后宫传
叶修面无表情地翻开了书。
——陈果,荣耀王朝户部尚书,兴欣小金库。
——苏沐橙,荣耀王朝镇远大将军,兴欣扛靶子。
原来娘家争气是这个意思。
叶修面无表情地关上了书。

7
叶修把书砸回了床底。
哥一定是疯了。

———————
#没错兴欣叶,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这种文风
#别问我后宫封号什么的,都是胡扯的,我也不知道
#下一次就可以去见喻队了哈哈哈哈
# 请不要犹豫的戳心心吧亲

【all叶】联盟二三事

#好像有太太写过这类文?
#严、重、ooc
#醉酒之后的嘲讽(褒义),欢脱搞笑向
#圈内小透明,轻拍比心。
#没错文尾插刀
#叶神二十岁生日快乐!

————————
在飞往苏黎世的前一天晚上,各战队聚在一起举办了一餐践行宴。几罐酒精饮料下去,大家都在饭桌上聊开了,话题不知道怎么扯到了女朋友身上。
黄少天跑到叶修旁边,悄眯眯地凑到他耳旁问了一句:“哎,老叶啊,如果拿我们这些人比较的话,你愿意选谁做配偶?”
听说叶修一杯倒,这不就有人来套话了。
叶修眼中含笑,把一头雾水地黄少天看得又重新坐回了喻文州旁边。
黄少天:喵喵喵?
“从你们当中选?”声音不大,却让一桌的人都竖起了耳朵。方锐趁机从张佳乐碗中顺走一块肉,却因为叶修的下一句话吓得松了筷子,让肉掉到了张新杰碗里。
“不要老猥琐。”
方锐顾不上肉,捂着胸口瞪大了眼睛,“叶修你不要你的小点心了吗?”
“活该,谁要你这么猥琐抢我的肉啊?”张佳乐幸灾乐祸地补刀。
“不要四亚、联盟一枝花。”叶修笑着拿起饮料又喝了一口。
“我擦,都别拦着我,我今天要咬死这个不要脸的!”
脏心杰冷漠地推了推眼镜。很好,少了两个竞争对手。
“不要牧师兼强迫症。”
张新杰额角爆了一根筋。看不起牧师哦?牧师不会打人哦?我干死你哦。
“哈哈哈哈,老叶啊,你这够狠。喂喂喂,看到张新杰的脸色没,我还从没看到他气成这样啊哈哈哈哈,估计晚上气得要睡不着了吧哈哈哈哈。”黄少天拍着叶修的肩膀狂笑不止。
“少天,别笑了。”牧师也不是好惹的。喻文州用手掩住自己微勾的嘴角。
“不要话唠,不要手残,不要大小眼。”
黄少天的笑声卡在嗓子里。
喻文州冷静地微笑着,捏断了一双筷子。
王杰希凶狠的瞪着叶修,眼睛瞪成了一样大。
“我靠,叶不羞,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
所有人看向端坐在一旁,还没有被点到名字的周某某。
周泽楷笑得越发帅气逼人。
“前辈~”
“小周太乖了怕带坏,不行。”
周泽楷捧着一颗碎成渣渣的玻璃心。
“喂喂喂!老叶这就过分了啊!这一圈人都被你说了个遍,总该不会是苏沐澄和楚云秀吧?”黄少天凭着地理优势,扑到叶修身上,狠狠地揉着他的头发。
喻文州慢了一步没来的及扯住黄少天,还差点把他的外裤扯下来。
叶修睁大了眼看着大家,眼中神情越发纯真懵懂,笑得一双下垂眼都挑了起来。
大概……是醉了吧……众人默。
“要荣耀打的比我好的。”
就算醉了也不能忍!众人咬牙切齿。
“我靠,来来来,竞技场轮上!”
坐在一旁看完全程的楚云秀迟疑了一会儿,对苏沐橙说,“呃……那个沐橙啊……我说……该不会他已经醉了吧?”
“一杯倒。已经醉了哦。”苏沐橙温柔地笑笑。
楚云秀捂脸,“那他说的那个什么,怕是瞎话吧……谁能满足啊,啧啧啧。”
“谁知道呢。”苏沐橙眼眸微垂。
或许在很久之前有可能吧。